小說520 耽美同人 金閨玉計 第兩百六十七章帝 皇帝與狗

第兩百六十七章帝 皇帝與狗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金閨玉計| 作者:亂舞群魔| 類別:耽美同人

    他為了錢絞盡腦汁,連自己的女人的脂粉錢都看上了,他們倒好,錢多的都沒意思了全文閱讀!

    這兩人,一個兵權在握,一個富可敵國,有權又有錢,倘若天下真交到了他們手里,他們還有什么做不得?朝野內外,根本沒有能束縛他們的東西,多少帝王夢寐以求的令行禁止,他們完全有可能實現txt下載。

    他犧牲所有坐穩的帝位,他不顧一切打下的東楚,他心心念念的中興國邦,他所想所盼的一切的一切,到頭來,都是給別人做了嫁衣裳。

    皇帝雙眼赤紅,他急喘了口氣,抬起紅地極不正常的臉來,用陰鷙的眸子盯著那人,咬牙一字一句的道:“宣衡,你這是要弒君嗎?!”

    弒君之罪非同小可,要承擔天下人的譴責,以及后世數之不盡的罵名。

    就算他篡奪了皇位,那也是名不正言不順。

    皇帝痛快的看著他,哪知,他輕笑一聲,玩味低語道:“弒君?”

    淡紅的唇角往上提了提,漆黑的眼染了幾分笑意,他雖笑著,眼神卻是淡漠的,他用可悲的眼神看著皇帝,說道:“你死在這里,我捧三尺黃土,誰知道你是皇帝還是狗?”

    皇帝豁然睜大了眼睛,他萬萬沒想到,那個從來輕淺從容的人,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捧三尺黃土,誰知道你是皇帝還是狗?

    皇帝忽然感覺到了蝕骨的寒冷,那是種一無所有的空虛,仿佛他傾盡一切得來的,都不是他的,包括他自己。

    萬物生來便分高低貴賤。唯有死亡最平等,一個皇帝和一條狗,都只不過是一條命,沒有什么特別的。

    皇帝緊握著床沿,茍延殘喘般急呼了幾口氣,他看著面前的這人,恍然發覺。他還是不夠了解他。或者說,他根本從未認識過他。

    “陛下如此震驚,到叫臣意外了。”長靴踩上床前踏板。他屈身看著皇帝泛紅的毒辣眼睛,平穩的道:“陛下可知道,有多少將士埋骨荒野,尸身便是被狗狼叼走?”

    “陛下也上過戰場最新章節。一定看到了堆積如山的尸體,滿地的殘肢斷臂。血染的大地……”他湊近他耳際,淡漠無情的道:“午夜夢回之時,陛下一定聽到了無數冤魂哭泣的聲音,昌國的。東楚的,有士兵,有百姓。”

    皇帝緊握床沿的手青筋暴起。他面上竟然出奇的冷靜,冷靜的道:“東楚已經沒了。”

    宣衡低聲一曬。不無不可的道:“你窮兵黷武,卻得貴人相助,竟真奪下了東楚。你一生作惡,這也算是留給世人唯一的慰藉吧。”

    “作惡?”皇帝嗤笑一聲,不以為意的道:“那是他們咎由自取。他們就如你一般,在朕的臥榻之側酣眠,朕焉能容之?至于那些死了的將士和百姓,能為朕的千秋霸業而死,他們也算是死得其所!”

    宣衡看著皇帝臉上橫生的戾氣,也知道自己說了廢話,他搖搖頭,淺聲道:“父親的性命,數萬將士和邊境百姓的性命,這筆血債,我親自來討。”

    他武藝高絕,皇帝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皇帝的身體早已衰竭,此刻,便是那板上待宰的魚。

    “朕這一生,滅了東楚,也算是無憾了。”皇帝臉上的陰狠不散,他毫無畏懼的看著宣衡,仍舊以上位者的口氣問道:“只不過,朕還有一事不解——宣衡,你到底是怎么掌控皇宮的?”

    宣衡也不在意,他道:“陛下的貴妃,乃是臣與愛人的舊識。”

    “原來如此。”皇帝猩紅的眼里恨出了淚光來,他不住點著頭,冷笑道:“朕的身體,原來是她在作祟。從一開始,你們就已經計劃好了的。”

    “不是。”宣衡干凈的吐出兩字,面色卻有些難以言喻,他看著皇帝,頓了頓方道:“你的兒子們,是被你女兒算計,至于你,是被你任命的稅監算計。”

    所以,這也算是咎由自取全文閱讀。

    皇帝震了一震,然后哈哈大笑出聲,笑聲回蕩在空蕩蕩的寢宮里,渾厚而尖利。他什么都沒說,只是笑得不能自己,笑著笑著,胸口一震,就吐出了血。

    鮮紅的血染了九爪龍袍,一點一滴的侵染開去。

    聽著大殿里傳出的瘋狂笑聲,王鳳仙身體下意識的顫了顫,但也只是片刻,她便回過神來,臉上并沒有多余的感情,她看著宮中夜景道:“終于結束了。”

    兩人就坐在皇帝寢宮的屋頂上,這里視線極好,整個宮闕都盡收眼底,目光再投遠,還能看見整個皇城。

    “是啊。”田蜜點點頭,側臉問她:“你有何打算?宣衡說,倘若你愿意留在宮里,他會加封你為太后。倘若你有別的想法,我們也會滿足。”

    “打算啊……”王鳳仙支著下顎,一笑,鳳眼里光芒閃動,閃躲不定的望著夜空。

    她望著夜空,田蜜望著她,少頃,她嫣然一笑,堅定的道:“我要出宮。”

    田蜜微有些驚訝,她以她會選擇留下,畢竟宮中衣食無憂,而宮外,她似乎也沒有什么牽掛。

    “是啊,出宮。”王鳳仙望著虛空,目光逐漸朦朧,她的神情,就像回到了當初坐在出金銘閣的馬車里那般,微帶著向往的道:“我最后一次見微雅時,問了個最傻的問題,我問他,可有愛過我。”

    田蜜歪了歪腦袋,有些好奇的看著她。

    王鳳仙紅唇動了動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体彩七码组六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