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520 武俠修真 碧城 第七章只是當時已惘然

第七章只是當時已惘然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碧城| 作者:滄月| 類別:武俠修真

    “師父……可是、可是你剛喝了洗塵緣,藥力馬上就要發作了呀!”瞬間,一個聲音響起在極度緊張的空氣中“師父你不能和人比試了,得趕快回天心閣去靜坐呀!”

    這句話,如針般刺入每個人的心臟。連剛把衛莊扶入風神會那邊軟轎歇息,怔怔守在他身側的華瓔,都被針刺一般的跳了起來。

    華瓔、華清和風澗月驀然回頭,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天心閣打開的門背后,一向貼身服侍師父的華光小師妹臉色蒼白地抓著門扇,右手還捧著那個空了的藥瓶。她方才只是躲著,聽著看著一切,幾乎沒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然而,看見師父這樣慨然迎戰,心知在藥性發作的過程中與人動手,無異于自殺,膽小的五弟子也終于忍不住叫了起來。

    “華光,閉嘴,沒有你的事。給我退下。”靜冥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心底不知是什么樣的波瀾泛過,卻依然厲聲對著急得幾乎哭出來的弟子道。

    然而,盡管語氣平定如往日,靜冥卻蹙起了眉頭,仿佛無法忍受額角腦中的劇痛,再度抬起手來,用力揉著太陽穴,臉上的神色更加恍惚莫測:“好了——風大當家的,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

    “師父。”忽然間,一個聲音清冷冷地響起來。華瓔排開眾人,一直走到天心閣臺階下。

    靜冥眼睛看著她,看著這個自己最鐘愛的、卻又背叛了自己和白云宮的女弟子,不知為何,她眼睛里卻沒有憤怒,反而有一種令人看不透的莫測笑意:“華瓔,你挑的好郎君!不必再叫我師父,白云宮沒有你這樣的弟子了!”

    華瓔臉色白了白,貝齒緊咬著下唇,許久,才幽幽嘆了口氣:“我方才還在奇怪,我回答‘不悔’后,師父那一劍,劍勢竟是往回收的……師父,原來并沒有真正要殺我的念頭啊……”

    “胡說,如果不是風神會趕來阻撓,我一定清理門戶!”靜冥師父冷冷道,然而說話間頭痛似乎加劇了,她再度抬起手抵著額頭,眉間神色越發恍惚。

    看著師父這樣的神色,華瓔忽然間哭出聲來:“師父…你不要難為自己了好不好?我明白過來了!我都明白了——你配藥不是為了對付我,你是留著給自己喝的……師父,你已經慢慢地想起以前的事了,對不對?”

    “胡說…胡說……”靜冥煩亂地壓著自己的太陽穴,仿佛那里有什么要沖破頭顱而出“以前……以前有什么事情?什么都沒有!”

    推開風澗月的阻攔,華瓔大膽地走到師父面前去,緩緩跪下:“十五年了,洗塵緣藥性再霸道,也有退減的一天啊!師父是個聰明人,知道師姐為我所救必然感懷于心,為何卻還將《玉豀生詩集》交給師姐處置?師父、師父并沒有真的要處置弟子的意思……今夜師父要弟子子夜來天心閣,我本也錯以為師父要逼弟子斷絕塵緣。原來,師父是怕自己喝了藥之后會將所有都忘記:包括本門代代單傳的秘訣,所以才要弟子過來傳承口訣……是不是?”

    華瓔仰頭看著師父,看著她枯槁清秀的臉,忽然間,不知因為什么感觸,她眼里的淚水直流下來:“悟真洞里面……那殘留的‘風澗’兩字,宮中除了大師姐沒人會知道——既然被人鏟去了,惟一的可能——便是師父自己動手抹去的。”

    漸漸的,靜冥不再說話,不知道是因為語塞,還是因為藥力的發作。

    “師父……你、你為什么要自己動手抹去僅剩的痕跡?你怕什么?你是怕面對十五年前你做過的事情吧?可是,那不是你真心要做的啊……那時候,殺風大當家的你,并不是你自己!”華瓔用力拉住師父的手,感覺她的手腕在微微發抖。

    “華瓔……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那么聰明。”忽然間,在所有人震驚的屏息中,她聽見師父的聲音低低的響起,那只手不再顫抖,而是轉過來,輕輕撫摩著她的頭發“女子若太聰明了,便要多吃很多的苦頭,知道么?有些事情不知道、不記得最好。”

    “師父。”華瓔的淚水驀然再度滑落。這么多年來,自從自己脫離開那個黃金牢籠的家,這世上對她最好的便只有師父……比起那個懦弱哀婉的母親,靜冥師父教會她、給予她的更多,讓她得到足夠獨立面對這個世界一切變故的力量。

    “只可惜……很快我就要不記得有過這么好的徒弟了。”那只撫摩著自己頭發的手,是漸漸冰冷的,師父的語氣里帶著越來越恍惚的笑意“你說‘不悔’的時候,那表情……真的很像那時候的我。你的懷冰也是好樣的,他配你,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体彩七码组六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