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520 都市言情 激蕩人生(絕色美女之激蕩人生) 第二卷 第202章峰 人生巔峰終章

第二卷 第202章峰 人生巔峰終章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激蕩人生(絕色美女之激蕩人生)| 作者:網絡作家| 類別:都市言情

    柳月這一餐中飯吃的特別開心,飯后立刻告辭回學校去了。

    許柔自己開了一輛奇云跑車,經過十幾年的發展,奇云公司已經chen為世界上最大的汽車制造商之一,天方最新款的車用鋰電池基本都優先配備奇云公司,這款跑車所用的電池只有一般鋰電池的四分之一大xiao,車內空間更加寬敞,xx能也更加卓越。

    看著許柔熟練的駕駛動作,李景天問道:“許柔,咱們去哪兒x?”

    “爸爸,跟我回我們jia吧,我要爸爸好好陪陪我,”

    “好吧,”李景天點頭應允:“許柔,你真決定了去當xx?”

    “嗯,爸爸,這是我從xiao的理想,你一定得支持我!”nv孩兒xx點點頭,那尖**的下巴分外好看。

    “那你準備去什么單位?”

    “嘻嘻……憑著本大xiao姐的能力,很多單位都搶著要我去呢,不過我已經決定了,就去本市的電視臺,x一段時間再看。”

    “也好,那就隨你的愿望去做吧!”

    很快就到了靠山居xiao區。

    十幾年來,這兒的業主非常穩定,還沒有聽說誰賣房子或者出租的,都是自己在住,這說明他們的社會地位和經濟狀況都沒有改變。許卉靈已經把自己在xx的另外兩**房子給賣了,目前她也就住在這里。

    正要下車時卻收到了丁璐打來的電話,這美nv大xx正在李景天自己的jia里等他回去,許柔當即一臉不快,李景天只好讓丁璐等等。

    **寬大的客廳,早有傭人迎上前來,bang著換鞋。

    來到二樓xiao客廳內,剛坐到沙發上,許柔立刻撲到了他懷里。

    “爸爸……爸爸……我想你了!”

    李景天嗅著這丫頭身體的幽香,愛憐的輕拍著她的粉背。

    “唔……”許柔的xiao嘴輕輕印在他的嘴上,xiao香丁撬開他的牙關,闖進了他的嘴內。

    片刻之后,這丫頭已經是梅開一度,香汗淋漓的靠在他身上。

    她上身衣裳不整,裙子的肩帶已經被退到了香肩之下,而那真絲xiao可愛則灑落在沙發上,上邊依然在散發香yan靡的味道。而兩人的,則依然緊緊的連接在一起。

    “爸爸……臭爸爸……美死人jia了!”

    李景天什手在她**結實的**tun上輕拍一記,心里滿足萬分。這丫頭身上的每一寸地方他都熟悉無比,并且在她十六歲那年得到了這丫頭的之身。他到現在還記得這丫頭初次時的青澀、熱情和破瓜后的**。

    “傻丫頭,爸爸當然疼愛你了!對了,你跟若思姐姐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那兒得罪她了,我跟丁璐姐姐不就ting好的嗎?她愛怎么樣想就怎么樣想唄!”許柔不屑的撇撇嘴,然后輕輕的扭動著纖腰。

    “xiao妖jingg,爸爸真是怕了你跟你媽媽了!”李景天感覺到分身一陣膨脹,不由吸住她的cun瓣,細細品嘗起來。

    “爸爸,我知道你還沒有好呢,要不,nv兒喂你吃naia?”

    看著xiao丫頭雙收捧著自己那粉紅的湊上來,室內立刻又起了一陣的風暴。

    室內chun光明媚,自巨大的透明玻璃窗向外望去,滿是西山青翠的綠意。李景天腦海中不由想起如果兩個xiao丫頭都在自己的身下婉轉申銀,同時叫著爸爸,那會是什么樣的美景呢?

    回到旁邊自己名下的別墅時,丁璐身著xiao吊帶,超短黑紗裙正坐在一樓客廳中看電視,見他進來,也是飛快的撲到了他身上。

    “老公,你可算回來了,怎么,許柔把你喂飽了?”

    丁璐已經三十歲了,隆tun,配以高挑的身材,絕美的姿容,這些年來一直是紅透世界的多棲nvxx,主要發展方向就是唱歌和拍電影,專輯已經出到了十二張之多,基本上一年一張,而且都是古典詩詞配樂而來。

    李景天只覺這大xxxiong部的洶涌bobo濤擠壓在自己的xiong前,分外sufu。

    “怎么,吃醋了?”一陣的口舌jiao纏后,他開口打趣。

    “吃什么醋呢,要吃醋也是若思吃,我可不跟她爭。老公,我父母又在催了,你說人jia該怎么辦呢?”

    “怎么辦?今年就該輪到你了,chou時間我跟你一起回去見見他們,爭取把這事辦了?”

    這十幾年來,按照以前安排的xx,除兩個和兩大美fu外,他已經跟自己的六個美nv老婆舉行過婚禮了,也就差跟丁璐來這么一次了。

    “老公,你真好,跟我去地下室的視聽室,人jia想給你表演一番……”

    品嘗著大美nv的柔滑香丁,再聽著她的喃喃細語,李景天心都醉了。

    “要不,就在這兒吧?”他放開這丫頭的xiao香舌道。

    “哥哥老公,不嘛,我們去地下室,”丁璐再次摟緊他的脖子,wen在他大嘴上,闖入他嘴中一陣后,喃喃道。

    “好吧!”李景天手在她**tun上輕輕撫摩,心道,這美nv越來越**了。

    來到地下室,丁璐卻xx道:“我去換一件衣服,不許你偷看!”

    “換什么衣服呢?就這樣不ting好嗎?”李景天奇怪道。

    “不嗎,好老公!”丁璐輕輕扭動撒jiao道。

    見李景天點頭答應,她笑盈盈去了。

    李景天自然遵守自己諾言,心道,這丫頭會給自己一個什么樣的驚喜呢?

    過了一會兒丁璐果然出來了,穿著一身演出服,黑sechang筒高跟靴,修chang白皙的美tui往上是一條布滿hua邊的黑se短裙,也不過剛剛能把包著;上衣同樣是一件黑紗上衣,一點也不透。

    她肌膚雪白如yu,襯托著一襲黑衣,異常吸引眼球。

    “哥哥,我這就唱給你聽!”她飛給李景天一個媚眼,開始唱起來。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mi蝴蝶,望帝chun心托杜鵑。”

    她唱的很投入,就如在臺上演出一般,雙手時而在腰間,時而又撫上酥xiong,只不過多了一些火辣和放縱,明眸之中頗有幾分冷yan。隨著她舞姿加快,纖腰劇烈扭動,裙擺飛揚,黑se飄飛起來的時候,李景天雙目如炬,突然發現她竟然是真空裝,裙子里邊不著一物,雪白**tun,神秘hua瓣時隱時現,稀疏xiao草撩人向往。

    **tunxiao蠻腰,雙峰俏聳立。可惜這一切如同驚鴻hun一現,很快又消失。

    然而它們處處撩撥男人心底的一絲。

    李景天覺得一緊,寶貝昂首ting立,ku子明顯壓制了它的發展!

    丁璐適時拋來幾記眼神,有清純、chen熟、還有一絲xx,給李景天一種不斷變化的感覺。這讓他想起了她在歌唱會上的表演,那時的她,更多的是一種出塵、清麗*俗的氣質,然而此刻卻多了好多東西。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yu生煙。

    此情可待chen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哥哥,唱的好嗎?”丁璐唱完一曲,停在原地,朝他道。

    李景天快步走上前去,將她攬入懷中,嘴湊到她耳邊道:“太好了,璐璐。”

    丁璐xiao手下探,隔著ku子mo著他的寶貝,在他耳邊膩聲道:“哥哥,它好像有些生氣了哦!人jia把它解放出來好嗎?”

    她說著就把李景天ku子拉鏈拉開,一把將拉了出來。

    李景天再也忍受不住,道:“xiao東西,老公受不了了,快,坐到我懷里。”

    說完雙手攬著丁璐纖腰,后者腳尖頓地,身子一躍,已是跳了起來,雙tui立刻纏在他腰間,hua瓣剛好被赤柱貫穿!

    “x……”丁璐發出一聲滿足的申銀。

    “xiao寶貝兒,是不是早就xx好要這樣勾引老公了?”他大手也沒有閑著,自她裙擺下撫上她光滑緊**的xiao,在上邊無意識的輕輕拍打著。

    “哥哥老公,好熱、好燙x!”丁璐無意識的jiao啼著,xiao不停扭動,鼻子和xiao嘴里的溫熱氣息噴打在男人臉上,如蘭似麝,更讓男人情動。

    李景天覺得jiao接之處一gu熱流正淋在自己上。

    “好哥哥,你喜歡人jia這樣嗎?”丁璐媚眼如絲,星眸半閉。

    “喜歡……”男人喃喃道,另一只手爬上少nv的飽滿的酥xiong,在櫻桃上肆意玩nong……

    xx之行結束后,李景天立刻就回到了天方基地,這里迎來了一位尊貴的客人,那就是方雅菲的爺爺。老爺子一年前剛從這個國jia的第一人位置上下來,這還是他這幾年來第一次來天方基地視察呢。

    跟他來的一行人中,自然有甘肅和武威本地的領導。

    走在寬闊的高速公路上,看著兩邊仿佛無邊的綠se叢林,武威的市chang丁同介紹道:“這兩邊是寬達三十多公里的防護林,所以這條高速公路一點也不受風沙的影響,這幾年,武威的氣候越來越好了,更像是一個內地城市而不是沙漠邊緣的城市。”

    韓東明早在三年前即順利chen為了甘肅的省委書記,聞言接著解釋道:“這天方集團每年為我們甘肅上jiao幾百億以上的稅收,也算是bang我們解決很多問題吧。”

    “是x,”丁同接著解釋道:“天方基地每年還為武威提供幾十萬噸的糧食,真不敢相信,以區區一個天方基地一萬人多一點竟然能有這么大的能量。”

    “哦,我記得一開始只有一千多人,怎么又出來快一萬人了?”方爺爺饒有興趣問道。

    “您不知道,七年前,天方大學開始建立,并向全國招生,目前在校生已經接近六千人了,所有學生均為免費入學。”

    韓東明笑著道:“我對天方的人口構chen還是比較了解的,他們這一萬多人中,大學教師和學生就有接近七千,天方生產、研發及銷售的員工有八百多人,從事農業的人員為四百多,剩余一千八百人均為服務行業的,從去年起,天方基地內基本上已經沒有新的建設項目了。”

    “一個八百多人的工廠,奇跡x!”隨行的人員紛紛點頭。

    方爺爺卻心里明白怎么回事,知道自己這個便宜孫nv婿的本事!

    車行也快,不到半個xiao時的時間就到了天方基地內,老人看著窗外的綠意,不由贊嘆道:“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兒是森林公園呢!”

    公路兩邊入目滿是蔥翠高聳的大樹,不見任何建筑物,只見一條銀白se的河流自森林中緩緩流過,給人感覺就像到了童話中的森林。

    再往前去,就看見一座座的建筑物點綴在森林之中,給人的感覺是那么的和諧,一點沒有突兀之感。這些建筑最高不過六層,全是典型的上世紀五十年代那種建筑風格,彼此之間錯落有致,處處透著古樸的風貌。

    “這些是?”方爺爺手指著問道。

    “這些就是天方大學的園區了,再往前一點就到了天方基地的核心了,”韓東明在一旁道。

    果然,前邊就是一個大的廣場,雖為廣場,卻也處處都是高聳的大樹,不過大樹中間的空闊之地有人工修飾過的痕跡罷了。此刻的廣場上,人并不是很多,只有一些老人帶著孩子聚在一起。廣場周圍是一圈建筑物,正對來路的,就是那座九層高的樓房,淺綠se的玻璃幕墻很有幾分現代氣息。

    “方老,那座綠se大樓就是天方公司的總部,旁邊的那兩座十幾層高的樓則是五星級標準的酒店。另外,電影院、劇院、郵局、電信服務中心、飯店等也基本上都圍繞在廣場周邊。”李景天關于酒店的設想還是沒有實現,目前的兩座均按照五星級標準建設。

    韓東明指著天方總部道,那里已經有一些人等在men前。

    “那些外國人是怎么回事?”說話間,車已經經過了酒店men口,方爺爺剛好看見了那些出出進進的外國人,不由問道。

    “他們是國外那些大汽車廠jia的常住代表,目的也就是為了獲得天方的電池配額,”丁同不屑道。

    “哦?”

    “五年前,隨著石油產量的遞減,天方就實行了這配額制度,那些汽車廠jia的產量受到了巨大影響,不得已派出了這些公關人員。”

    世界石油產量的下跌其實是提煉chen本的上升造chen的,而這一切都歸功于李景天對主要油田的思感影響,當然,這段歷史,李景天是不可能向世人透lu的。低石油產量加上人們對清潔能源的渴求,以及天方產品的低價高xx能,還有就是遠遠領先于競爭對手的市場位置,天方的鋰電池不知不覺間已經壟斷了這個世界的機動車甚至飛機能源市場。

    車穩穩的停在天方總部前邊,早有人上來開men。

    李景天正在這等候的人群之中,見老爺子出來,立刻湊上去道:“爺爺,歡迎您來天方基地!”

    方爺爺一笑:“哈哈,我在位的時候,都沒有來看一眼,現在才來,你不怪我來晚了吧?”

    “哪兒敢呢,我歡迎還來不及呢!”李景天也陪笑道。

    自蘇雪后,他跟幾nv的婚禮均悄悄的舉行,自覺對這幾個老婆的娘jia人都有虧欠,索xx也就在自己能力范圍內百般討好他們。

    “好,那我們進去看看吧,”方爺爺點頭道。

    李景天跟韓東明已經丁同打過招呼,帶頭走了進去。

    前臺接待處的四個美nv身著紅se**裙笑意盈盈的站著一彎腰,道:“歡迎領導視察工作!”

    兩個身材魁梧的保安則一個立正敬禮,一看就是部隊下來的。

    方爺爺點點頭,目光在大堂內一掃而過。這里的布局類似酒店的大堂,左側擺放了不少的沙發和茶幾,而集中在右側的那片空曠區域,則是幾部大屏幕電腦和天方所有鋰電池產品的展示,太陽能電池卻不見一臺。

    “這兒足有十米之高,面積恐怕得有三千平米吧!”方爺爺問道。

    “嗯,您老真是目光如炬!”李景天由衷贊嘆道。

    “我老頭子以前可是學建筑的,能看不出來嗎?”方爺爺說著走到鋰電池區域慢慢看了起來。所有說明均以中英法德俄五種文字寫就,倒有點像是聯合國開會時的樣子。

    “爺爺,您看是先去會議室呢,還是每層先走走看看?”劉欣然xiao心問道。

    “還是先去每層都看看吧,也讓我老頭子開開眼界,至于介紹嗎,可以在路上講,就不用去會議室了。”

    “也好。”

    二層三層是銷售部men辦公室。這兩層是全開放的設計,只有幾個領導的辦公室單獨封閉起來,放眼望去,全是忙忙碌碌的員工。

    “哦?這兒的員工也不是很多嗎!”方爺爺隨口道。

    “爺爺,我們這兒的每個員工的辦公面積可以達到三十多平方米,所以整個銷售部也就四百人不到,當然這只是總部的銷售人員,若是加上國外幾個大區的兩百多銷售人員,那就達到了六百多人了。這是我們負責銷售的副總荊永生,還有一個副總王勃今天沒有在。”

    荊永生立刻熱情的跟老爺子打招呼。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体彩七码组六最大遗漏